您現在的位置:榆林學院綏德師范校區(綏師)【官網】 >> 知名校友 >> 校友列表 >> 正文內容

                李子洲同志簡介

                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佚名 發布時間:2008年04月16日 點擊數:

                 

                   

                李子洲(18921929),名登贏,字子洲,筆名逸民。綏德縣城關鎮人。祖父李三生和父親李元貞都是銀匠,靠小本生意維持家庭生活。

                童年時代的李子洲,由于家貧,直到16歲時,才到縣城里一家私塾上學。在學校,他刻苦攻讀,品學兼優,被私塾先生譽為“寒門才子”。

                1912 年,考入西安三秦公學中學班時期,他閱讀了一些反封建的、宣揚民主主義思想的新書,眼界逐漸開闊,開始關心民族命運和國家前途。19155月,袁世凱接受了日本帝國主義侵略和滅亡中國的《二十一條》。消息傳到西安,他和密友劉天章、魏野疇、楊鐘健等,投入了反日、反袁斗爭的潮流。不久,子洲因家里經濟困難,被迫輟學回家,到綏德縣勸學所當一名視聽員。1917年夏,他考入北京大學預科,兩年后人哲學系。

                    其間,正是中國社會發生重大變動的年代。19193月,子洲和旅京的陜西學生組織學生團向北京政府請愿,并通電巴黎和會呼吁停戰和驅逐陜西軍閥陳樹藩。5月初,巴黎和會中國外交失敗的消息傳到北京,震動了北大校園。子洲義憤填膺。53日,他參加了北京各院校在北大召開的學生代表會議,決定第二天集會游行。5

                4日,子洲和廣大同學一起,參加了火燒趙家樓、痛打章宗祥的正義斗爭。

                    5月下旬,陜西省學生聯合會代表屈武和李伍亭來到北京聲援北京學生斗爭。子洲和劉天章、楊鐘健等組織陜西旅京的近百名學生在北大集會歡迎,隨后又偕屈、李拜訪李大釗,報告了陜西學運的情況。

                    6月下旬,子洲等帶領北大學生,參加了包圍新華門總統府,向徐世昌請愿示威的斗爭,揭露日本帝國主義和北京軍閥政府狼狽為奸的罪惡行徑,直至斗爭最后勝利。

                    俄國十月革命的勝利,使李子洲看到了人民群眾的力量,也看到了中國的前途和希望。從此,他和一大批進步青年探討救國救民的真理,學習新文化、新思想。他認真閱讀《新青年》、《每周評論》等進步書刊,經常聆聽李大釗的講演。

                    子洲十分關心陜西的革命運動。為了“喚起陜人自覺心”,1919年秋,子洲與魏野疇、楊鐘健等人一起,整頓了陜西旅京學生聯合會,由他負責會務。次年1月出版了《秦鐘》(月刊)雜志,他負責發行工作。該刊雖僅出了六期就被迫???,但它在反對陜西封建勢力和傳播新文化方面,起了一定的推動作用。

                    192110月,子洲和劉天章、楊鐘健、楊曉初等人又創辦了《共進》(半月刊)雜志,仍由他負責發行工作。次年10月,《共進》半月刊社改為政治性社團——共進社?!豆策M》的政治觀點較《秦鐘》前進了一步,鋒芒所向,直指陜西反動軍閥和封建勢力。子洲為出版發行《共進》和發展共進社社員做了許多工作,被譽為共進社的“大腦”。他不僅是共進社的領導人,而且是《共進》半月刊的積極撰稿人,先后為《共進》撰寫了十多篇文章。這些文章內容廣泛,其中對改革舊教育、提倡新文化尤為重視。

                    子洲在擔負繁重的社務工作的同時,還積極參加了李大釗領導創建的北京大學馬克思學說研究會,認真鉆研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1923年初,子洲由李大別、劉天章介紹,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子洲在北大上學期間,十分注意陜西家鄉時局的發展,關心三秦父老的疾苦。這期間,陜西當局籌備成立省立第四師范學校,地址擬設陜南或關中。子洲聞訊,深感陜北文化落后,從全局考慮應設陜北為宜,和白超然、呼延震東等一起,與陜北教育界知名人士杜斌丞商議,聯名上書陜西當局,終于爭得把第四師范設在綏德。他還聯合當地的進步士紳和學生,成立了具有進步意義的綏德教育會,改革學校教育。

                1923年夏,子洲從北京大學畢業,取得哲學學士學位。陜西三原渭北中學校長郝夢九(共進社社員)慕名聘請子洲到該校任訓育主任兼國文教員。1924年春,陜北榆林中學校長杜斌丞復聘請他到榆中任教務主任兼國文教員。同年秋,他又擔任了綏德陜西省立第四師范學校校長。他一到綏德師范,便積極發展共進社社員,向學生推薦《向導》、《中國青年》、《共進》等進步書刊。在子洲的指導下,學校成立了學生會、各科學習討論會、講演會。辯論實習會、文藝演習會和陜青年社,出版了《陜北青年》雜志。

                    子洲辦學有許多獨特之處。在當時的社會條件下,他提倡民主管理學校,在召開校務會議時,吸收學生代表參加,征求他們的意見,共同改進教務。同時他對辦學提出了一系列改革措施。他提倡社會教育,迫使當局改組綏德勸學所為教育局,撤換了把持教育??畹牧蛹?,將經費用于創辦簡易師范學校、平民學校和成人補習學校。

                    1924年秋至1926年冬,子洲在陜北高原除辦學外,還積極建立黨團組織,開展群眾運動。鑒于當時陜北只有幾名共產黨員和社會主義青年團員,黨團組織力量薄弱,子洲和王懋廷、王復生與李大釗聯系,在綏德建立了由中共北方區委領導的黨團支部(不久改為特支),吸收李瑞陽、霍世杰、白樂亭、王兆卿、喬國楨、劉志丹、李登霄等一批青年參加黨、團組織。他還派王懋廷、王復生、白樂亭等多次去榆林中學進行革命活動,成立了榆中團支部。1925年秋,在子洲的主持下,成立了榆林中學黨支部、榆林女子師范學校黨小組和榆林街道黨小組等。省立第四中學在延安成立后,子洲即協助校長呼延震東聘請黨、團員王超北、劉尚達等到校任教,通過他們在四中發展了一批黨團員,建立了黨團支部,從而使黨的力量在陜北這個窮鄉僻壤里逐漸發展起來。

                    對于開展群眾運動,子洲也十分重視。首先,他以綏德師范為中心,在一些縣組織了學生會,成立了陜北學生聯合會,開展學生運動,明確提出學生運動的方針是:(一)推進新文化運動;(二)到民間去,開展農民運動;(三)反對帝國主義利用基督教進行文化侵略;(四)建立青年的各種團體組織;(五)鼓動學校風潮,反對封建教育。19255月,當西安學生驅逐直系軍閥吳新田的斗爭浪潮波及陜北后,子洲和綏德黨團特支利用這一時機因勢利導,發動陜北各縣的學生積極參加驅吳運動,聲援西安學生的正義斗爭。“五卅”慘案發生后,子洲立即組織綏師學生上街游行,組成講演隊分赴各縣進行宣傳,聲討帝國主義和封建軍閥的罪行,并開展援滬募捐。在子洲和黨組織的領導下,綏師學生運動發展很快,到1926年冬,全校的400名學生,百分之八十以上都加入了黨團組織,成為陜北革命的策源地和活動中心,革命群眾稱譽它為“陜西的上海大學”,陜北軍閥井岳秀驚呼綏師是“炸彈”。

                    與此同時,在子洲等領導下,陜北學生開展了一次非基督教運動。當時在延安天主教堂當教士的西班牙人易興化惱羞成怒,勾結地方當局,逮捕了省立四中師生30余人。子洲聞訊后立即召集黨組織成員研究對策,并以綏師學生會名義,草擬了《為援助省立四中被難學生宣言》,強烈要求當局立即釋放被捕同學,驅逐易興化出境,撤換和嚴懲延安知事李泰?!缎浴钒l表后,引起全國各地學生的義憤,紛紛聲援,嚴詞譴責。延安反動當局懾于群眾威力,被迫釋放了被捕師生。

                     1926年,在全國革命形勢的影響下,陜北的群眾運動也蓬勃發展起來。子洲和中共綏德地委遵照上級黨的指示,派出黨團員和學生到綏德義合鎮、西川等地成立農民協會,開展農民運動。綏德農民農閑時常以販運煤炭和食鹽增加家庭收入。他們經常被當局拉差,并無償為陜北軍閥井岳秀和地主豪紳服役。子洲和地委派出一批黨團員和進步師生深人到農民和腳戶中去,宣傳革命道理,把他們組織起來,成立了綏德手工業工人工會,會員達300余人,開展反抗拉差拉夫斗爭,取得了成效。

                    當時,官辦的延長石油礦無故開除工人,引起工人強烈反對。子洲和地委即以綏師的名義發出《告人民書》,呼吁各界聲援。此外,子洲還派人深入到榆林惠記地毯廠,組織工會,領導工人罷工,反抗資本家的剝削壓迫。

                    對于軍事問題,子洲也有所注意,他與楊虎城相識較早,個人交往甚密,曾多次向楊宣傳革命道理,希望他做新時代的革命軍人。1925年春,楊虎城以陜北國民軍前敵總指揮的名義率部由榆林南下,途經綏德時,子洲宴請了楊虎城,并就形勢的發展和軍事問題進行了交談,還請楊虎城給全校師生作了報告。當楊虎城在耀縣創辦三民軍官學校時,子洲動員了一批黨、團員和學生前往學習軍事。不久,又選派了劉志丹等去黃埔軍校學習,并在經濟上予以資助。子洲也很重視在軍隊里建立黨的組織和開展統一戰線工作。1925年前后,李象九、謝子長在北京入黨后,先后回到陜北,在石謙團里擔任連長。子洲通過中共北方區委介紹,利用這個關系,先后派了一批黨員在宜川石謙團李、謝等連里做黨的工作,成立了宜川特支(后為軍支),幫助石團開辦青年軍事訓練班,向官兵宣傳革命道理。

                    子洲還積極從事當地的婦女運動。早在五四運動期間,子洲就曾給妹妹登岳寫信,希望她放足,剪短發。綏德黨團組織建立后,子洲下決心沖破封建禮教的束縛,砸碎幾千年來禁錮廣大婦女的精神枷鎖,不久,綏德縣天足會和婦女協進會在子洲的倡導下宣告成立。

                    192611月底,由于我黨進行了大量艱苦的工作,以及馮玉祥所部國民軍聯軍入陜,被軍閥劉鎮華部圍困8個月之久的西安城解圍,鎮嵩軍劉鎮華被驅逐出陜西,陜西地區的革命運動出現了新的局面。12月,子洲根據黨組織的決定,到西安參與籌建國民黨聯軍駐陜總部的工作。19271月,在我黨統一戰線政策的影響下,在子洲等一大批共產黨人的努力工作下,召開了國民黨陜西省第一次代表大會。中共陜西黨組織不少領導人和干部如魏野疇、李子洲、趙藻華、劉含初、史可軒、楊明軒、張含輝、王授金等都參加了大會,子洲被選為執行委員兼青年部部長。2月,黨組織以國民黨省黨部的名義,在西安創辦了中山學院,劉含初任院長,子洲任副院長兼總務長,主持學院的日常工作。學院的國民黨特別黨部成立后,子洲又當選為執行委員。子洲和劉含初共同制定了學院的章程、制度和教學計劃,以“養成指導農民運動,辦理黨務及軍務及軍隊中的政治工作人才”為學院的宗旨。根據子洲的建議,教學中要求把所學的革命理論和當前的實際斗爭緊密結合起來,并要求學員每天出操,進行軍事訓練。在教學方法上,除課堂講授外,還組織專題討論會、講演會,并邀請黨內外知名人士劉伯堅、楊明軒及蘇聯顧問烏斯曼諾夫、賽福林等到校作報告,子洲也親自給學員講課。子洲還組織學員到工廠、街道和郊區農村搞社會調查,協助建立工會和農會。

                    19272月下旬,中共陜甘區委在西安成立,統一領導西北地區黨的工作和群眾斗爭,書記耿炳光,李子洲、魏野疇分別負責組織和宣傳工作。3月中旬,他們一起主持召開了中共陜甘區委第一次代表大會,制定了陜西《目前工作計劃》,提出“黨的工作原則是工作集中”,口號是“黨到農民中去!”經過區委和子洲等人的努力,陜甘地區的革命斗爭出現十分喜人的局面。黨團組織發展遍及陜甘兩省的40多個縣、市;許多同志推崇子洲為“陜西的李大釗”。

                    1927年蔣介石在上海發動“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后,奉系軍閥張作霖在北京遙相呼應,殺害了李大釗等革命志士。面對腥風血雨的現實,子洲和區委的同志堅決主張對蔣介石的反革命陰謀給予無情的揭露。在他們的領導下,陜西人民掀起了聲勢浩大的反帝、討蔣、討張運動。4月下旬,子洲和魏野疇、劉含初、劉藻華等以國民黨陜西省黨部的名義,向全國發出討蔣通電,揭露蔣介石自中山艦事件以來,“植黨樹私”,“投靠英美”,“與賣國軍閥妥協”;“摧殘黨部,殺戮黨員”;“破壞民眾團體,把持政府財政”的罪惡事實。指出以蔣介石為首的國民黨右派“何異于萬惡軍閥”。號召陜西人民與“全國各界共同聲討”。55日,西安各界群眾數萬人舉行紀念“五一”、“五五”暨聲討蔣介石反革命罪行的大會,會后舉行了示威游行,子洲和區委的同志與游擊隊伍一道高呼“打倒一切反革命”、“打倒新軍閥蔣介石”、“工農組織起來”等口號。

                    不久,馮玉祥追隨蔣介石叛變革命。7月初,馮電令留守陜西的石敬亭緝捕李子洲、魏野疇等共產黨員。為了應付突如其來的事變,子洲和耿炳光等于7月上旬在中山學院主持召開黨的緊急會議,決定保存黨的力量,迅速轉入地下。由于子洲和區委采取了較為穩妥的應變措施,使黨的力量在白色恐怖之中免遭重大的損失。”

                    “七·一五”政變后,陜西地區的國民黨反動派對革命力量發動了更加瘋狂的進攻,下令通緝李子洲等共產黨人。

                    1927711日,中共陜甘區委改組為陜西省委,子洲任常委兼組織部長。為對付反革命逆流的到來,陜西省委曾向中央提出過一些措施和辦法,但由于白色恐怖嚴重以及其他原因,陜西省委始終未能直接得到在武漢的黨中央的指示,于是決定派子洲親赴武漢,向黨中央匯報請示工作。7月下旬,子洲冒著被通緝的危險,化裝成商人,秘密離開西安,于8月初抵達武漢。在武漢,他和已轉人地下的黨中央秘密接上關系后,連夜代表省委起草了《關于陜西工作開展問題向中央請示》的報告,對陜西大革命失敗后的局勢、馮玉祥對革命的態度等問題作了詳細匯報,請求中央選派強有力的同志來陜工作。

                    當時正值黨中央召開“八七”緊急會議,一時無暇顧及解決陜西問題。在等候中央指示期間,子洲和由陜西來武漢的共產黨員楊明軒、雷晉笙、鄒均、李馥清等人先后會面,鼓勵他們在革命遭受挫折的時候,堅定信心,繼續前進,并就上述同志的工作安排,向黨中央提出了意見。8月下旬,子洲向臨時中央政治局作了陜西黨的組織工作、農民運動和政治策略等方面的報告,提出建立和加強農民武裝,以打倒土豪劣紳為農民斗爭的口號。臨時中央政治局指示陜西目前的工作任務是“推翻馮(玉祥)的統治”,“在民眾的基礎上來形成反馮勢力”;首先在主要縣份組織暴動。特別強調要深入到農民中去,以農民群眾為基礎;在組織上要“改變黨員的質量和成分”,洗刷消極分子,吸收斗爭中的積極分子,加強領導機關等等。隨后,子洲攜帶“八七”會議文件和中央對陜西工作指示精神,迅速返陜,于9月上旬回到西安,隨即向省委常委作了傳達匯報,并代表省委起草了幾個重要文件,為召開省委擴大會議做了準備。

                9 26日至 27日,子洲和省委書記耿炳光在西安紅埠街9號秘密召開了陜西省委第一次擴大會議。子洲在會上傳達了“八七”會議文件和中央負責同志對陜西工作的指示。經過討論,通過了由子洲參與起草的《政治形勢與工作方針決議案》以及關于黨的組織工作、農民斗爭、軍事運動等方面的九個決議案。決議指出:“我們要在土地革命政綱之下,加緊農村中的階級斗爭,準備總暴動”;認為“在西北培植革命的軍事基礎”,“是黨在陜西的特要任務”;提出“積極地用各種方式武裝農民,并予以簡單適用的軍事訓練,保存農民的武裝,……必要時亦可上山”。會議還提出了“黨到農村中去”、“黨到軍隊中去”等口號。與會同志還開展了批評和自我批評,聯系檢查了陳獨秀右傾投降主義錯誤在陜西的影響及危害。

                子洲在發言中,對一些人因省委個別領導人犯了錯誤,而全盤否定陜西黨組織的工作的片面認識進行了批評。他嚴肅地指出:盡管我們以往的工作受了陳獨秀右傾錯誤的影響,一度對馮玉祥斗爭不力,但我們工作中的成績還是主要的,不能一筆抹煞。子洲對工作中的錯誤,作了自我批評,主動承擔責任。他說:我的年齡在省委內最大,入黨也早一些,工作中出現的錯誤,我應負主要責任。他強調開展批評時,必須注意:第一,須顧及當時當地的事實,就是不要信口批評;第二,須正確,就是不要過火;第三,不可忽視了主觀的力量,就是不要以為過去的黨等于沒有,狗屁不值。在改選省委時,耿炳光以自己犯了錯誤,提請辭去省委書記職務,建議由李子洲擔任省委書記,與會者也表示贊同。但子洲認為,作為一個黨的干部,職務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要為黨多做工作,何況當前正值危急之時,應以團結為重。他耐心說服了持不同意見的同志,仍選耿炳光任省委書記,子洲任省委常委兼組織部長、軍委書記。

                    此期間,子洲為貫徹黨的“八七”會議決議,籌劃在陜西地區舉行武裝起義,進行了不懈的努力。10月,“八七”會議的精神和陜西省委關于舉行武裝起義的決議傳到陜北清澗、綏德、宜川等地。這些地區的部隊和人民在黨的領導下,準備起義。在這之前,軍閥井岳秀在榆林暗殺了同情革命的十一旅旅長石謙,并命令我黨掌握的武裝力量李象九營從清澗開赴延安,謝子長連從安定開赴宜川接防,陰謀乘機分而殲之。這便成為清澗起義的導火線。在陜北駐防的石謙部地下黨員李象九、謝子長和省委派往陜北巡視工作的唐澍、白樂亭等知悉上述情況后,立即召開會議,分析形勢,研究對策,并將情況匯報省委。主持省委軍委工作的李子洲指示:敵人企圖借整編、接防之機,消滅我李、謝部隊,我李、謝部隊不能坐以待斃,應立即行動,開始暴動。還指示綏德、延安的黨組織應派黨員去李象九部加強黨的力量。根據省委和子洲的指示,成立了起義的領導機關——陜北軍事委員會(書記唐澍)。1012日晚,清澗起義爆發。起義部隊由清澗南下,激戰數日,于15日進抵宜川城郊,與延川的起義部隊勝利會師。

                    但這時,部隊領導人對起義勝利后的行動方針發生了分歧,部隊因而滯留宜川,派唐澍去省委匯報。為援助起義部隊,子洲代表省委決定派許權中旅和我黨掌握的甄壽珊師一部北上,與起義部隊會合,在延安、宜川一帶建立陜北軍事根據地,成立革命委員會;同時,派唐澍、閻揆要、白志強等到宜川整頓部隊。但當唐澍離開宜川后,敵人發動進攻,起義失敗。

                    清澗起義后,子洲和省委其他領導人又精心組織籌劃了在渭華等地的武裝起義。子洲親自做起義的部署工作,調整軍事力量,還主持召開會議,為起義進行緊張的準備。

                    1927 10月,子洲和省委秘書長劉繼曾共同為省委起草了《第五號通告》,指出目前陜西的任務不僅“要做反馮(玉祥)的宣傳與鼓動,而且要積極的做倒馮的組織”工作。要求在農村“恢復農民協會,組織農民;在戰爭中奪取炮彈武裝自己”,發動農民“抗糧、抗捐、抗稅”,進而“領導農民奪取政權”,實現“一切政權歸農會”。此后,子洲等還連續主持召開了多次省委會議,具體籌劃起義的部署問題。127日,省委召開第二次全體會議,討論和審查《兩個月工作回顧及政治問題》等文件。在討論中出現了兩種錯誤意見,省委書記耿炳光認為西北農民落后,反對舉行武裝起義;而省委常委兼團省委書記張金?。磸埬教眨﹦t忽視歷史條件和客觀環境,主張在全省各地無條件地立即舉行武裝暴動,成立蘇維埃。子洲向大家講述了全國形勢,分析了當時陜西敵我情況及在陜西進行武裝暴動的有利因素和客觀條件,要大家充分做好思想準備,并對耿炳光、張金印的意見作了詳細分析,對他們的錯誤主張提出了批評。他綜合多數與會者的正確意見,重新修改了《兩個月工作回顧及政治問題決議案》,明確提出要積極地做好武裝起義的準備,并提出在打入國民黨省黨部的我黨黨員中建立地下黨團組織,利用矛盾,分化、打擊敵人。

                    192815日,子洲參加了省委第四次全體會議,研究部署起義前的各項準備工作。會議決定改組省委,撤銷耿炳光的省委書記職務,選舉潘自力任省委書記(2月,潘去中央開會,由子洲代理省委書記)。會后,子洲又為省委起草了第二十六號通告,指示全省各地黨組織應積極“開展游擊戰爭,由部分的農民暴動過渡到全陜西的總暴動”。根據自然、政治和經濟狀況,將全省劃為關中、陜南、陜北三個地區,尤以關中之渭華地區為暴動的重點區域,要求各區互通情況,協同動作,靈活地指揮各區的游擊戰爭。

                    此時,渭華地區首先行動,舉行武裝起義。為配合渭華的起義,子洲代表省委相繼派出劉志丹、廉益民、吳浩然、唐澍、謝子長等去距渭華不遠的商洛山區,到我黨領導的許權中旅擔任重要工作,并從地方上抽調了許多黨、團員充實許旅力量;又多次指示許旅應利用國民黨各派軍閥混戰之際,相機起義。

                    3月,潘自力從上?;仃?,帶回黨中央批準的陜西省委關于渭華等地舉行武裝起義的計劃。322日,召開了省委常委會議,通過了由子洲起草的《目前行動大綱》,劃定臨撞、渭南、華縣、華陰為陜東暴動區,成立了由劉繼曾、李大章、蕭明等組成的起義領導機關——中共陜東特派委員會。這時,陜軍李虎臣部趁馮玉祥部主力離陜之機,發動了反馮戰爭,除大部兵力圍攻西安馮軍宋哲元部外,又調動許權中旅進攻潼關。形勢吃緊,部隊何去何從?許旅內部意見不一,亟待省委決策。子洲、自力當機力斷,指示許旅應擺脫李虎臣控制,迅速起義。據此,劉志丹、唐澍、許權中于5月上旬先后率部撤離潼關,開赴華縣高塘鎮,與渭南崇凝鎮農民武裝相結合,發動了著名的渭華暴動,宣布成立西北工農革命軍,并在渭華地區建立了蘇維埃政權。

                    子洲參與組織領導的清澗、渭華起義雖然失敗了,但它對國民黨反動派的血腥屠殺政策給予了英勇的反擊,加深和擴大了黨在廣大人民群眾中的影響;為革命培養和鍛煉了一批骨干力量,也為劉志丹、謝子長等后來建立陜甘、陜北革命根據地,開展武裝斗爭打下了基礎。

                    19291月底,青年團陜西省委書記馬云藩被捕叛變,向敵人供出了李子洲和省委其他領導人,省委機關遭到嚴重破壞。22日深夜,子洲和黨團省委的其他負責人劉繼曾、徐夢周、李大章、劉映勝等先后被捕,關進西安市西華門敵軍事裁判處看守所。

                    敵人抓到李子洲等省委負責人后,對他們采取了種種威逼利誘的卑劣手段,夢想從他們身上撈到我黨的重要機密。23日,敵軍事裁判處蕭振瀛審問李子洲。李子洲立場堅定,英勇不屈,使蕭振瀛一無所獲,只好草草收場。

                    回到牢房,子洲和劉繼曾分析研究面臨的情況,感到可能會有叛徒出賣,決定加強對被捕黨員的教育工作,密切注意獄中黨員的表現,并對開始動搖的一些黨員,進行耐心說服教育工作,要他們經得起考驗;對一些行跡可疑的人,則提高警惕。幾天后,敵人又審問子洲,要他供出渭華暴動中黨的活動情況和黨的文件藏在哪里?繼而恫嚇,揚言要施以毒刑。但他始終堅貞不屈,敵人仍然無法從他口中得到半點黨的機密。

                    敵人一計不成,又生一計。約在子洲入獄一個月后,蕭振瀛命衛兵一律卸掉獄中政治犯的腳鐐。在生活待遇上,也特別“關心”,妄圖用“軟化”的手段來勸子洲屈服。偽陜西省府主席宋哲元還在蕭振瀛等陪同下,裝出一副“慈善”的面孔來“看望”獄中的政治犯。宋哲元說:“李先生,你好!我來看望你們了!”子洲冷冷地回答了一句“謝謝!”宋哲元又問:“李先生,你相信什么主義呀!”子洲昂然答道:“我相信列寧主義!”宋哲元又以威脅的口吻問:“李先生你怕死不怕死?”子洲巧妙地回答說:“古人言死生由命,富貴在天嘛!”宋哲元繼而又說:“我如果把你釋放了,你還干不干共產黨的事!”子洲坦然地回答:“你們是不會釋放我的!”宋哲元束手無策,半晌說不出話來。

                    敵人的軟硬兼施全落空了,而后又采取了所謂“攻心戰術”。他們給獄中每個政治犯發一本《三民主義》的小冊子,指定由子洲講解。子洲把敵人的“教誨室”當講壇,巧妙地同敵人進行斗爭。他用大量的歷史事實,贊頌孫中山國共合作的主張和實踐,講解聯俄、聯共、扶助農工的三大政策,揭露國民黨蔣介石掛羊頭賣狗肉,鎮壓人民革命的罪惡勾當。過后不久,敵看守所長又威逼所有政治犯寫一份為國民黨蔣介石歌功頌德的“效忠書”。子洲團結獄中難友,堅決地頂了回去。敵人又別有用心地脅迫政治犯寫詳細自傳,子洲又一次予以拒絕。敵人無計可施,又重新給他帶上沉重的腳鐐,生活上也百般虐待。

                    這時已是春末夏初,牢房里陰暗潮濕,加上糞便的腥臭,蒼蠅、跳蚤、臭蟲的活動,終夜不得人睡。子洲人獄前就已積勞成疾,此時胃病更加嚴重,隨后又患傷寒,繼而轉發肺病,身體越發消瘦下去。獄中同志心里非常難過,多次勸他用“濟難會”(獄外黨救濟受迫害的同志的秘密組織)的經費買些滋補藥品,子洲都婉言謝絕了。在敵人的折磨和摧殘下,子洲病已垂危,獄中同志聯名上書反動當局,強烈要求給子洲卸鐐。當局不予理睬。直到子洲病逝前幾天,敵人才派來衛兵卸鐐。子洲憤怒地說了一聲:“不用了!”

                    在獄中,子洲曾通過看守和獄外友好人士的幫助,給在家鄉的妹妹登岳寫信,表示:我不怕死,我一個人犧牲了,“還有更多的人活著,將來的社會是光明的,不要為我傷心掉淚。”

                    6月,天氣逐漸炎熱,牢房里悶得透不過氣來。子洲的病情愈益惡化,雖經友人韓兆鶚請名醫王志蔚治療,難友精心護理,仍不能好轉,1929618日,子洲不幸病逝獄中,時年37歲。

                    為了緬懷先烈,紀念李子洲,19415月,中共綏德地委在子洲的家鄉綏德縣城建立了紀念碑。19429月,將綏德縣立圖書館更名為子洲圖書館,毛澤東、朱德親筆題字,給予子洲以很高的評價。19442月,中共中央西北局和陜甘寧邊區政府,根據廣大人民群眾的愿望和要求,在綏德西川及附近地區,新辟子洲縣,以志紀念。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双升彩票